昌河开始筹划独立,昌河汽车

站在景德镇市的街头,眼及之处,除了矗立在街边的青花瓷路灯灯柱外,更多的是畅行在大街小巷的昌河汽车。

站在景德镇市的街头,眼及之处,除了矗立在街边的青花瓷路灯灯柱外,更多的是畅行在大街小巷的昌河汽车。

地处景德镇东边的江西昌河汽车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昌河汽车”),自2009年被中国长安重组后,日子一直过得不太舒坦。在去年爆发出罢工事件后,长安管理层从昌河撤出,双方关系更是降至冰点。

地处景德镇东边的江西昌河汽车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昌河汽车”),自2009年被中国长安重组后,日子一直过得不太舒坦。在去年爆发出罢工事件后,长安管理层从昌河撤出,双方关系更是降至冰点。

曾经的“微车老大”没落至今,昌河开始筹划独立。然而,谋划独立的背后却是传言不断。

曾经的“微车老大”没落至今,昌河开始筹划独立。然而,谋划独立的背后却是传言不断。

今年8月,有媒体报道称,昌河在江西省主导下将脱离长安,旗下资产遭分割,昌河合肥基地将归长安,九江及景德镇基地则仍由昌河保留。10月10日,又有媒体报道称北汽重组昌河正顺利推进,有望于本月宣布该消息。

今年8月,有媒体报道称,昌河在江西省主导下将脱离长安,旗下资产遭分割,昌河合肥基地将归长安,九江及景德镇基地则仍由昌河保留。10月10日,又有媒体报道称北汽重组昌河正顺利推进,有望于本月宣布该消息。

尽管昌河汽车及北汽集团公关部均对此表示“不太清楚,目前没有消息可以对外公布”,但记者通过多方采访发现,昌河独立一事木已成舟。

尽管昌河汽车及北汽集团公关部均对此表示“不太清楚,目前没有消息可以对外公布”,但时代周报记者通过多方采访发现,昌河独立一事木已成舟。

而“自由”的代价是让出合肥基地。据被访昌河员工透露,昌河原先在合肥基地生产的车型包括面包车及三排货车正在进行迁线拉回江西,预计将于今年底完成。

而“自由”的代价是让出合肥基地。据被访昌河员工透露,昌河原先在合肥基地生产的车型包括面包车及三排货车正在进行迁线拉回江西,预计将于今年底完成。

尽管恢复自由身后不久,昌河已在为下一“嫁”做准备。虽然最后花落谁家尚未有最终定论,但昌河内部普遍看好北汽,有昌河内部人士向记者透露,“北汽已经把车型都给了昌河,现在昌河有条新的生产线,本来是为了生产从合肥拉回来的福瑞达,未来应该也会生产北汽的车型。”

尽管恢复自由身后不久,昌河已在为下一“嫁”做准备。虽然最后花落谁家尚未有最终定论,但昌河内部普遍看好北汽,有昌河内部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
露,“北汽已经把车型都给了昌河,现在昌河有条新的生产线,本来是为了生产从合肥拉回来的福瑞达,未来应该也会生产北汽的车型。”

独立已成内部公开秘密

独立已成内部公开秘密

“现在是非常时期,不接受采访。”10月13日,当记者提出采访要求时,昌河汽车一高层人士表示时间点敏感,明确拒绝采访,但愿意就采访提纲对某些可提供素材的问题进行书面回复。事实是,直至记者10月15日发稿前,仍未收到该高层人士的书面回复。

“现在是非常时期,不接受采访。”10月13日,当时代周报记者提出采访要求时,昌河汽车一高层人士表示时间点敏感,明确拒绝采访,但愿意就采访提纲对某些可提供素材的问题进行书面回复。事实是,直至记者10月15日发稿前,仍未收到该高层人士的书面回复。

10月14日记者拜访昌河汽车销售公司公关部时,其内部人士表现得十分谨慎,表示目前他们这一层面并不清楚,没有信息可以透露。

10月14日记者拜访昌河汽车销售公司公关部时,其内部人士表现得十分谨慎,表示目前他们这一层面并不清楚,没有信息可以透露。

相较于官方的一派谨慎与避而不谈,脱离长安一事在昌河内部早已是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都已经独立完了,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了吧。”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多名昌河汽车内部员工均表示早已知悉昌河独立消息。

相较于官方的一派谨慎与避而不谈,脱离长安一事在昌河内部早已是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都已经独立完了,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了吧。”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多名昌河汽车内部员工均表示早已知悉昌河独立消息。

“今年7、8月的时候,合肥基地已经差不多给了长安,长安已经不给我们供货了,包括一些售后的配件已经有了严格的把控。从这一点来说,当时应该已经独立了。”曾负责昌河汽车销售业务的员工陈洱告诉记者。

“今年7、8月的时候,合肥基地已经差不多给了长安,长安已经不给我们供货了,包括一些售后的配件已经有了严格的把控。从这一点来说,当时应该已经独立了。”曾负责昌河汽车销售业务的员工陈洱告诉记者。

而在更早些时候,在车间工作的杨山就已经感觉到了昌河要独立的脚步。“今年过年的时候就有消息出来了,那时候昌河已经和长安闹得没法和解准备脱离了,我们有次开会的时候有听说过。”

而在更早些时候,在车间工作的杨山就已经感觉到了昌河要独立的脚步。“今年过年的时候就有消息出来了,那时候昌河已经和长安闹得没法和解准备脱离了,我们有次开会的时候有听说过。”

尽管内部对昌河何时独立的说法不同,但独立一事已成定局。和长安重组近4年以来,双方不和的消息屡传不止,昌河要“单飞”的消息也偶有传出,但直到8月初才有媒体报道“昌河汽车谋划脱离中国长安汽车集团一事已经板上钉钉”,随即而来的各种关于昌河要独立的消息更是满天飞,这才让外界觉得昌河与长安的这“婚”似乎离定了。

尽管内部对昌河何时独立的说法不同,但独立一事已成定局。和长安重组近4年以来,双方不和的消息屡传不止,昌河要“单飞”的消息也偶有传出,但直到
8月初才有媒体报道“昌河汽车谋划脱离中国长安汽车集团一事已经板上钉钉”,随即而来的各种关于昌河要独立的消息更是满天飞,这才让外界觉得昌河与长安的
这“婚”似乎离定了。

“前段时间昌河有个高管因为这事辞职,大概是因为提早把这消息泄露出去。”另一名负责销售的昌河员工苏易向记者透露。

“前段时间昌河有个高管因为这事辞职,大概是因为提早把这消息泄露出去。”另一名负责销售的昌河员工苏易向记者透露。

作为景德镇纳税大户的昌河汽车,曾经隶属于昌河飞机工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昌飞”)。昌飞(最初名为“昌河机械厂”)则隶属于军工企业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中航工业”),上世纪60年代响应国家三线建设,军工企业向内地转移的号召,昌飞由东北哈尔滨迁至景德镇。

作为景德镇纳税大户的昌河汽车,曾经隶属于昌河飞机工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昌飞”)。昌飞(最初名为“昌河机械厂”)则隶属于军工企
业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中航工业”),上世纪60年代响应国家三线建设,军工企业向内地转移的号召,昌飞由东北哈尔滨迁至景德镇。

昌河在景德镇有如自成一个小镇,拥有自己的学校、医院、电影院、住宿等各种生活设施,也因为早期员工均来自东北,昌河人说话操着东北腔,比起一般景德镇市民的“景普话”要标准许多。

昌河在景德镇有如自成一个小镇,拥有自己的学校、医院、电影院、住宿等各种生活设施,也因为早期员工均来自东北,昌河人说话操着东北腔,比起一般景德镇市民的“景普话”要标准许多。

从80年代开始生产微车,到90年代连续六年蝉联全国微型车销量冠军而傲视群雄,昌河被称为“微面之王”。1995年昌河汽车、江西昌河航空工业有限公司、日本铃木株式会社、日本冈谷钢机株式会社四方共同投资成立昌河铃木。

从80年代开始生产微车,到90年代连续六年蝉联全国微型车销量冠军而傲视群雄,昌河被称为“微面之王”。1995年昌河汽车、江西昌河航空工业有限公司、日本铃木株式会社、日本冈谷钢机株式会社四方共同投资成立昌河铃木。

回忆起过去的光辉岁月,昌河人皆满心激动。“那时候昌河汽车比昌飞效益好,一九九几年的时候车间一天才生产几十台车,根本供不应求,买车者如果能通过昌河员工早点提到车,还会给对方5000元的感谢费。”一名昌河汽车的供应商王云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现在情况则反过来了,昌河的子弟都希望能去待遇更好的昌飞,而不是汽车。”

回忆起过去的光辉岁月,昌河人皆满心激动。“那时候昌河汽车比昌飞效益好,一九九几年的时候车间一天才生产几十台车,根本供不应求,买车者如果能通
过昌河员工早点提到车,还会给对方5000元的感谢费。”一名昌河汽车的供应商王云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现在情况则反过来了,昌河的子弟都希望能
去待遇更好的昌飞,而不是汽车。”

生产资质之争

图片 1

2004年11月,按照中航工业南北整合、机车分离的战略思想,昌河汽车与昌飞正式“分家”,成为直接隶属于中航工业的企业。也正是从2004年开始,昌河汽车的好日子似乎到头了。根据其发布的年报显示,2004年昌河汽车的利润从前一年的盈利5000多万元下降到亏损4800多万元,成为国内首家亏损的汽车整车上市公司。之后的日子里,昌河面临连年亏损。

从80年代开始生产微车,到90年代连续六年蝉联全国微型车销量冠军而傲视群雄,

2009年11月,在国家有关部委的撮合下,中航工业
、中国兵器装备集团公司共同组建中国长安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根据组建方案,中航工业以其持有的昌河汽车、昌河铃木、哈飞汽车、东安动力、东安三菱的股权,归并至新组建的中国长安汽车集团,兵装集团持股77%,中航工业持股23%。长安就此一举跃为中国第四大汽车集团。

生产资质之争

这桩完全由“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包办而来的“联姻”,在长安与昌河看来似乎都不太满意。对长安来说,尽管集团的产销规模得以扩大,但这几家企业在重组前就已经面临亏损,想要一一救回难度显然不小。而对曾经历和见证过辉煌的昌河人来说,昌河汽车说大不大,说小却也有三个基地、几十万产能、几千名员工与家属子弟,无法眼睁睁地看着它没落。在他们看来,长安似乎对昌河支持不足。

2004年11月,按照中航工业南北整合、机车分离的战略思想,昌河汽车与昌飞正式“分家”,成为直接隶属于中航工业的企业。也正是从2004年开
始,昌河汽车的好日子似乎到头了。根据其发布的年报显示,2004年昌河汽车的利润从前一年的盈利5000多万元下降到亏损4800多万元,成为国内首家
亏损的汽车整车上市公司。之后的日子里,昌河面临连年亏损。

日方铃木的退出疑云是造成长安、昌河的嫌隙之一。2009年长安重组昌河时,长安集团总裁徐留平便明确表示,肯定会重组长安铃木与昌河铃木这两个铃木合资企业。

2009年11月,在国家有关部委的撮合下,中航工业
、中国兵器装备集团公司共同组建中国长安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根据组建方案,中航工业以其持有的昌河汽车、昌河铃木、哈飞汽车、东安动力、东安三菱的股
权,归并至新组建的中国长安汽车集团,兵装集团持股77%,中航工业持股23%。长安就此一举跃为中国第四大汽车集团。

这几年来也一直有媒体报道称铃木在重组前便想退出昌河铃木,重组后依然意愿强烈。今年8月有媒体援引长安汽车一位高管的话称,铃木已不愿意向昌河铃木投放新产品,且一直想结束与昌河的合资关系,随后遭到昌河方面的坚决否认。

这桩完全由“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包办而来的“联姻”,在长安与昌河看来似乎都不太满意。对长安来说,尽管集团的产销规模得以扩大,但这几家企业在
重组前就已经面临亏损,想要一一救回难度显然不小。而对曾经历和见证过辉煌的昌河人来说,昌河汽车说大不大,说小却也有三个基地、几十万产能、几千名员工
与家属子弟,无法眼睁睁地看着它没落。在他们看来,长安似乎对昌河支持不足。

在采访中,关于铃木是否已从昌河铃木撤资,昌河内部也说法不一。杨山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称铃木已经撤资,“昌河现在已经跟铃木没啥关系了,说白点,就是现在昌河出钱从铃木买车型。”苏易则称铃木并未撤资,“他们现在是想撤都撤不了,2014年还有款SUV要在昌河铃木推出。如果违约的话需要赔很多钱,铃木没有那么多钱,他们现在的产能也在萎缩。”

日方铃木的退出疑云是造成长安、昌河的嫌隙之一。2009年长安重组昌河时,长安集团总裁徐留平便明确表示,肯定会重组长安铃木与昌河铃木这两个铃木合资企业。

上一页0102下一页单页阅读

这几年来也一直有媒体报道称铃木在重组前便想退出昌河铃木,重组后依然意愿强烈。今年8月有媒体援引长安汽车一位高管的话称,铃木已不愿意向昌河铃木投放新产品,且一直想结束与昌河的合资关系,随后遭到昌河方面的坚决否认。

在采访中,关于铃木是否已从昌河铃木撤资,昌河内部也说法不一。杨山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称铃木已经撤资,“昌河现在已经跟铃木没啥关系了,说白点,
就是现在昌河出钱从铃木买车型。”苏易则称铃木并未撤资,“他们现在是想撤都撤不了,2014年还有款SUV要在昌河铃木推出。如果违约的话需要赔很多
钱,铃木没有那么多钱,他们现在的产能也在萎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皇家赌场娱乐网址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